林毅夫:政府对于新科技新经济发展是不可缺位的

发布时间:2019-11-18 22:00:44 编辑:admin 来源:股票新闻

由《新经济导刊》杂志社(国研新经济研究院)主办、成都新经济发展研究院协办、网易财经独家支持的“新经济新治理与高质量发展”研讨会于11月14日在北京举行。十三届全国政协常委、经济委员会副主任林毅夫在会上表示,政府对于新科技的出现是不可缺位的。

林毅夫表示,工业革命以后,新技术的涌现是市场竞争的结果。新科技创新的人经常会讲企业家的重要性,然后企业家希望只有市场的竞争。但实际上,如果只有企业家,而没有政府的“有为”来提供服务和趋利避害,新技术可能不会出现,另外,即使出现,也可能给社会带来很多意想不到的不良后果。

此外,他强调,新经济有个特性,通常规模经济很大,赢者通吃。赢者通吃后就会产生垄断,垄断会妨碍科技或者经济进一步发展。林毅夫认为,要允许一定垄断,但不能妨碍新产业、新技术出现,这需要有一定的治理。

以下为演讲实录:

林毅夫:王主任、刘市长,大家上午好!

对新经济我了解得不多,对成都是知道的,文化底蕴非常深厚,这些年去过几次,但是了解有限。会议组织者建议我谈谈新经济发展中的有为政府和有效治理,我就只能从我比较熟悉的新结构经济学的视角,来谈谈我对这个问题的认识。谈的会是比较原理性的,希望对我们成都在抓住这个机遇会有些帮助。我主要想谈三方面:一方面,新经济是科技发展和市场竞争的产物;第二,需要有效市场、有为政府的结合才能比较好推动科技发展,抓住新经济的机会,并且能够趋利避害;第三,简单谈一点对成都现在所做工作的期盼。

我们知道,在经济增长当中有所谓现代经济增长跟前现代经济增长。这是库茨涅茨提出的概念。18世纪之前被称为前现代经济增长,因为当时经济增长的速度基本决定于人口增长的速度,人均收入水平是不提高的。在18世纪以后,进入现代经济增长,首先人均增长从前现代社会的大概平均每年0.05%,一下子增加了20倍,到每年1%。后来到了19世纪末到20世纪初又翻了一番,人均收入增长达到2%。这么大的变化实际是几次工业革命、几次技术革命带来的对社会经济进步的贡献。首先,当然是第一代的蒸汽化,第二代的电气化,第三代计算机、互联网的信息化,我们知道现在进入到了第四代的工业革命,是以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为特征的新时代的到来。为什么工业革命以后会出现一代一代新的技术变化,没有它我们收入水平不会不断提高。

我想最主要的原因,从经济学的角度来看,一个新技术发明以后会带来生产力水平的提高、收入的增加,但是要是没有新的技术的不断涌现,在给定技术之下,资本不断积累以后就会有资本的边际报酬递减,经济增长的速度就会放慢,而且不仅是这样,我们知道经济竞争就像船的竞争一样,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因为新的技术发明以后,开始的时候可能有专利保护,过了一段时间专利保护过了,后面的人就可以把这个技术拿来用,那他的生产力水平就会跟你达成一个水平,你就没有在市场当中获取比别人更高利润的机会,就没有办法维持在经济当中的领先地位。所以,为了不断在市场竞争当中维持领先地位,那就出现现代经济增长里面所讲的内生经济增长,也就是说,处于技术前沿的国家会不断的从事新技术研发的投资,带来新的技术不断的涌现。这样讲起来,工业革命以后出现一代一代新的技术涌现,是市场竞争的结果。

它不仅是市场竞争的结果,我前面讲,新技术会带来收入水平不断提高,收入水平增速不断的增加,最主要是新技术尤其是新的带有根本性、革命性的技术会带来新产业、新业态,然后带来新经济增长点。

比如说,我前几天刚看到一个资料,说现在世界上10家市值最大的公司有7家是属于新经济的,包括阿里巴巴、腾讯,美国像苹果、亚马逊、谷歌都是新经济,这可以表现出来,除了会有新的增长点、新的业态之外,这些革命性的技术也对我们已有的产业嫁接,让它可以降低成本,然后产生新的竞争力。我们前一段时间推动“互联网+”就体现了这个思路,你可以有互联网加上原来的传统产业的技术、产品,让它能够更方便地进入市场,或者是能够更方便了解市场的需求,让你的生产能够更好地符合市场上的需要,这些都会带来效率的提高、收入水平的增加。

这是我从学理上的粗浅认识。

那么在这么一个以市场竞争为驱动力的新科技的出现,政府的作用也是不可缺位的,实际上按照总书记在2016年第28次政治局学习会议讲,政府跟市场关系这是一个世纪难题。比如讲新科技创新的人经常会讲企业家的重要性,然后企业家希望只有市场的竞争,那最好政府不要去干预,我想有不少这样的理论。但是实际上如果只有企业家,而没有政府的有为来提供服务跟趋利避害,首先新技术可能不出现,另外即使出现了给社会财富带来增加的同时也可能给社会带来很多意想不到的不良后果。

首先我们讲新技术通常是要靠研发出来的,大家知道这种研发是投入非常大、风险非常高,然后失败的概率非常大,如果不给专利的话,那研发的积极性就很少,那专利是政府的一个行为,如果没有政府,靠企业之间就只能作为企业自己独家拥有的秘密,但是独家拥有的秘密不容易保存,所以最好的方式还是由政府提供这方面的专利服务。

除了专利服务之外,还有其他的,我们知道技术的研发是基础科研跟新产品、新技术的开发,新产品跟新技术的开发企业有很大的积极性,所以为什么呢?开发出来能够得到专利,所以企业有很大的积极性,即使风险很大,但是只要成功一本万利。但是基础科研企业家不太愿意做,因为基础科研的成果通常只是一篇论文,是公共产品,可是要是没有基础科研的话,新技术、新产品的研发实际上是无源之水。所以,政府就应该提供对基础科研的投入,然后才会有源源不断的新技术的涌现,实际上前面讲的第一代工业革命、第二代工业革命、第三代工业革命跟现在的第四代工业革命,都是政府在基础科研上投资所产生的结果。

除了基础科研需要靠政府之外,新的技术出现了以后,实际上有很多硬的基础设施跟软的基础设施。硬的基础设施,在我刚刚听市长的报告里,过去在传统产业基础设施是“铁公基”。现在新经济所需要的基础设施不一样,新的基础设施是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人工智能,这些新的基础设施如果不存在,那么将来新的业态就很难出现,就不能真正实现新技术所带来的经济效率。

除了这些硬的基础设施之外还有软的,新的技术需要有新的技术人才,新的生产人才。企业家自己很难凭空或者从小学开始培养这样的人才,必须政府在教育里、高等教育里或者研究生的教育里面,针对将来新的技术革命以后所需要的技术人才来做这方面的培养。

还有新的技术有一些突破之后,有很多应用的机会、应用的场景,但都需要人尝试的,都要人作为先行者,第一个吃螃蟹的人,这样一个吃螃蟹的人开始,尤其是新的技术通常不见得是在原来大的有基础、有根基的企业,通常都是一些年轻人,他对技术有了解、对市场非常敏感,然后他就有一个新的主意,然后把这个主意试一试,这种状况之下就要有一定的孵化基地,能够几个人开始敲敲打打,然后把这个技术变成在市场可推行的产品。这方面也需要一定的基础,你至少需要有一个办公桌,至少有一个地方让他们几个人能够在那边异想天开的梦想未来的世界,孵化基地,这也是需要政府支持的。如果已经想出了想法,有一定产品的雏形,也需要一定的金融支持,这些金融支持一部分是风险投资、风险资本,当产品有了一定市场之后必须能够上市,我们就必须有合适的金融安排支持这样的活动。市场上可能会涌现金融,但是要让他能够涌现以后有序,那就是政府在金融管理、金融法治上必须让这种新的金融安排有比较好的出现并运作。

接下来,在现代化的经济当中任何产业在市场当中有竞争力都要形成产业集群,一定相对集中,尤其产业链的配套,那形成产业集群有时候是自发的,如果是自发的可能要很长的时间,才能在各种可能的产业中出现一两个产业集群,如果有政府的引导可能会比较快的形成产业集群,然后在市场上就可以进一步有竞争力。

我们知道市场竞争是需要的,但是如果没有政府的有为,克服市场竞争当中可能出现的一些市场失灵的地方,那么就不容易抓住这个机会。抓住这个机会以后,新经济有个特性,它通常规模经济很大,它会赢者通吃,赢者通吃有好处,可以马上出现几个进入财富500强的大企业,像阿里巴巴、腾讯、谷歌,但是变成赢者通吃以后在市场上就有垄断地位,如果他只是在他的科技领域、经济领域,利用他的优势来获取他的竞争力,那么这当然是可以允许的。但是我们知道,在市场当中,等到你有了这个垄断地位、积累了财富以后,很容易就会自己在市场当中利用垄断地位争取政治地位,或者去影响政策的走向,妨碍科技或者经济的进一步发展,这方面就需要避免,要在允许一定的垄断之下,但是不能妨碍新的产业、新的技术可能出现的这么一个市场机会,这需要有一定的治理。

新的业态出现,开始出现是在探索过程当中,管理可能不到位,管理不到位以后可能就会让一些人利用管理的漏洞,然后以牺牲绝大多数消费者的利益来攫取个人短期的利益,非常明显的是互联网金融,当然本来是一个很好的事情,降低信息费用,可以更好地动员资本,更好地配置资本。但前一段时间大家可以看到很多互联网P2P,很多几十亿、几百亿的恶性案件出现。在这种状况之下,也应该随着新的业态的出现政府的治理要跟上,才能避免新技术可能给市场的参与者带来的不利影响。

同时,新经济出现以后容易有垄断的特性,垄断的特性后果是什么?收入分配差距扩大。我们现在可以看到发达国家,普遍新经济出现,80年代以后,收入分配差距越来越恶化,这也就是《资本论》所讲的这些资本家,财富的分配在经济当中的比重越来越高,导致的结果是什么?导致很多社会的不满,现在在法国、英国、美国由于社会财富分配不均,就有很多社会的动乱,美国特朗普所以被选上也是跟财富分配不均有很大的关系。所以,政府在支持新经济发展的过程中同时也要考虑到可能带来的收入分配的后果。在这种情况下就必须做一系列的事情,怎样来帮助在经济当中处於不利地位的群体,来提高他的就业能力,借助新经济、分享新经济好处的能力。同时,这个过程中新经济一定会取代一些旧经济,那旧经济被取代出来的人,怎么样让他得到必要的生活保障,然后再来进行二次的收入分配的问题,然后这些都是政府需要做的。

成都现在率先来做这方面的探索,这是我们中国改革开放以后取得这么巨大成绩非常重要的经验。因为面对新的机遇、新生的事物,在地方先试点,然后地方试点当中看到这些新的事物可能给我们带来的机会,以及新的事物可能给我们带来的挑战,然后来总结经验,等到它成熟以后才向全国推广,这是我们从1978年年底的改革开放以后一个非常好的经验。

在新经济出现的这样一个时代,成都在全国率先探索,我听了一下也觉得非常有道理,比如说场景理论,现代经济可以在几个地方运用,有七个场景。根据这些场景有哪些机会。我觉得这样的做法,非常有利于集中优势兵力来打歼灭战的道理,毛主席讲的。因为新经济前面讲有很多市场失灵要克服的,包括新的基础设施,包括新的人才的培养,包括新的孵化基地等等,这些都是需要资源投入的。这个投入里面包括金融,包括执行能力投入,一个政府总是面临着预防约束,有约束的情况下怎么得到最大的效益,你就要针对可能应用的地方、定量的场景来分析哪些场景是最能够跟成都这个地方所拥有的优势结合在一起,然后把这样的一个跟地方的优势结合在一起让他得到最大的发挥有哪些瓶颈需要克服,然后集中逐个的资源,把这些瓶颈克服以后,然后就能够很快地变成一个新经济增长点。

原创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美寻股票网立场。系作者授权美寻股票网发表,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