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亿】大家知道看到了59亿影帝吴京,大家看到了他缝的100针了嘛?

发布时间:2019-12-22 15:57:14 编辑:editor 来源:金融百科
大家知道看到了59亿影帝吴京,大家看到了他缝的100针了嘛?

吴京,这个众所周知的影帝,50亿票房,投资《战狼2》《流浪地球》再次把吴京推上了顶峰。

吴京,1974年生人,出自武术世家,在1986年全国武术比赛拳刀枪冠军。

吴京师从吴彬麾下,和李连杰是同门师兄。起初吴彬看吴京是断指不愿意接手,后来在吴京父母的恳求之下接受。吴京最早接触到电影是张鑫炎导演的《功夫小子》,原来是张导想要拍一部小孩武打片,让吴彬推荐,吴彬看吴京这小子不错就推荐给了导演,一年后导演拿着剧本结果吴京长成了170的小伙子,只好改剧本,于是这样吴京就出道了,当时和女主钟丽缇搭档,吴京都兴奋坏了,说我这就进了演艺圈了!

【59亿】大家知道看到了59亿影帝吴京,大家看到了他缝的100针了嘛?

《小李飞刀》的阿飞、《南少林》里面的方世玉,可以说陪伴了我们的整个童年。

吴京和专攻武术的李连杰不同,吴京什么都学技术也学、理论也学、英语也学,吴京是去美国学员一批里面英语最好的。张导找吴京拍电影,吴京就把如何拍电影的书研究研究,年少时有个爱提问题的癖好。吴彬觉得自己的徒弟这样挺好的,但是不熟悉的人可能就认为吴京吹牛,爱说大话。

吴京的身上怎么的也得有100针,6岁的时候鼻子断了8岁的时候头有个洞,9岁的时候胳膊断了,10岁的时候韧带崩裂了,可以说吴京身上的伤数不胜数。50亿票房影帝的背后是多少的心酸和疼痛啊!

【59亿】大家知道看到了59亿影帝吴京,大家看到了他缝的100针了嘛?


吴京在拍《战狼2》的时候找遍了娱乐圈的演员,可是流量演员都嫌钱太少,最后吴京找来了自己的朋友来拍,我们的张翰在里面可是大放异彩,说自己看剧本的时候被角色吸引了,吴刚导演也是都是片酬很少的演,吴京为了拍这部电影抵押自己的房产,在里面许多的都是吴京出演,因为没有钱了找不到合适的演员,不过吴京的电影很能呼唤起我们的爱国情怀,也是这部电影让我们的吴京导演从功夫小子变成功夫巨星现在又变成了功夫片的制作人,可想而知是多么的厉害,这其中的心酸也许只有导演知道。

花了10年吴京转型成功。也是这部片子吴京获得了华鼎奖最佳导演奖、最佳男演员奖。

【59亿】大家知道看到了59亿影帝吴京,大家看到了他缝的100针了嘛?

《流浪地球》的导演郭帆在拍摄的时候找了吴京客串,吴京是可以,结果拍着拍着一个月过去了,拍着拍着没钱了,导演来找吴京,吴京能有什么办法,看导演和自己拍摄《战狼》的时候一样无助,只好赞助。

吴京真是好人缘,阿浩也佩服吴京的眼光,拍了两部片子全部大卖。

腾讯评价吴京是继甄子丹之后最有可能接手“华语动作电影接力棒”的武打巨星。


AC米兰亏损1.459亿欧元,为何其俱乐部毫不在意?

AC米兰亏损了1.459亿欧元,这是一个不小的损失,许多外界人士都很担忧。但是据内部消息称,这只是埃利奥特管理公司从李勇鸿手里接管公司重组中的一个必然过程。

【59亿】大家知道看到了59亿影帝吴京,大家看到了他缝的100针了嘛?

据首席执行官加奇迪斯签署的文件表明,AC米兰去年亏损多达1.459亿欧元,这个亏损数额比上一年的亏损数额增加了大约2000万欧元。毫无疑问这对于AC米兰来说,是一个巨大的亏损。但是最令人担心的还不是这个,而是俱乐部各项收入在下降。

【59亿】大家知道看到了59亿影帝吴京,大家看到了他缝的100针了嘛?

营收总额已从2017-18年的2.558亿欧元降至2018-19年的2.411亿欧元,降幅为6.1%。自球员出售、赞助商和门票销售的收入均有所下降,唯一上升的是电视转播权收入,从1.093亿欧元增至1.138亿欧元。此外未能与意大利电信签署新合同,导致赞助商收入也减少了670万欧元。

【59亿】大家知道看到了59亿影帝吴京,大家看到了他缝的100针了嘛?

但是呢,当俱乐部收入在下降的时候,运营这家俱乐部的成本也开始上升,慢慢升到了3.73亿欧元,较上个赛季增长5.1%。仅有的开支也只是用在了租借球员的身上,这其中就包括花了1020万欧元租借伊瓜因、支付290万欧元为了巴卡约科。

这种种迹象表明,俱乐部的开支开始缩小,收入也降低,虽然在外界看来亏损得确实很惨重。但是既然AC米兰要经历重组,那么这些亏损也是一个必经的过程。但是一旦开始回到正轨,俱乐部更好的营业,收入会比以往更甚,那么这一点亏损在那个时候来看也不算什么了。


非诚勿扰身价59亿冒充农民工,20岁美女不嫌弃灯,姑娘你赚了 完整版在哪里可以看
非诚勿扰身你59亿冒充农民工哪一期
非诚勿扰身价59亿冒充农民工,20岁美女不嫌弃灯,姑娘你赚了 完整版多少期的节目

全世界负债最多的人,欠了上万亿,每天睡醒就要还两三亿利息,这人是谁?

这个人就是孙正义,其实不是金融行业的人大多都是不知道孙正义这个人的。就是因为阿里巴巴越来越火,很多人才扒出当年蔡崇信在孙正义那里融资融了2000亿。这笔资金对于阿里巴巴来说是比较关键的。

【59亿】大家知道看到了59亿影帝吴京,大家看到了他缝的100针了嘛?

孙正义不仅投了阿里巴巴,而且在世界上各个国家,大部分都有他的投资,但是这次投了阿里巴巴对他来说也是赚取了好多的利润,因为现在孙正义的公司软银集团负债率高的惊人。所以说现在软银集团由于负债其股票也是一路跌幅,据说负债高达1万亿人民币多。对于其他的人我想应该就会资不抵债了,可是孙正义不同,他在其他方面的投资盈利比率还是高于现在的负债率。

【59亿】大家知道看到了59亿影帝吴京,大家看到了他缝的100针了嘛?

阿里巴巴的迅速崛起使得孙正义的财富净值涨到了166亿美元,还一度成为日本的首富。2014年孙正义就损失了59亿美元,他的个人财富从2013的191亿美元跌至132亿美元,但是他的软银集团依然是没有垮掉,因为负债率越高就相当于偿还能力就越强。所以才会有富人越富,穷人越穷这一说法。富人就是拿着融来的资金对他认为未来一度比较盈利的行业砸重金投资。

【59亿】大家知道看到了59亿影帝吴京,大家看到了他缝的100针了嘛?

所以说他们冒的风险也是比较大的,严重的话就会血本无归,但是他们一般有比较敏锐的洞察力,而且好多项目都是经过精算师精心计算过的。因此即使前期欠债上万亿还是更多,后期的收益还是比较可观的。


590000万()59亿谁大为什么

他爸爸身家 59 亿,但他还是要去干最苦最累的活儿

他爸爸身家59亿,但在这个行业里,他还是要去干最苦最累的活儿

“每个人都能在赛场上定义自己。”黄怒波之子黄斯沉说。

田甜 2017/07/10 08:48浏览 13.8W字体:宋

【59亿】大家知道看到了59亿影帝吴京,大家看到了他缝的100针了嘛?

泥泞跑南京站开赛一周前,黄斯沉手心就不停地出汗。

“赛前恐惧症。”7月9日前一天晚上,黄斯沉失眠了,凌晨3点多,他发了这条朋友圈,文字后面是三个抓狂的表情。不过第二天8点之前,他如期到达赛场。

这是2016年,泥泞跑首次在北京以外的城市落地。泥泞跑赛事运营方为史克浪国际体育文化公司(以下简称“史克浪体育”),由海归富二代黄斯沉于2015年创立。这项起源于英国特种部队强化训练的赛事,在国内是由史克浪体育引进和研发的。史克浪体育成立头两年,已在北京、上海、南京等城市举办了8场赛事,吸引了10000多枚泥粉。

今年办赛黄斯沉心里有底了许多,不过他的赛前恐惧症似乎没减轻。创业至今,他的体重增加了近30斤。采购的物资有没有问题?关卡如何设置和摆放?上千人聚到一个场地万一出现问题如何疏导?黄斯沉的心一直揪着。“如此大型活动都是去公安部门报备的,我签了很多保证书。”黄斯沉说。

他自甘如此,“在体育行业里如果不把最重最累的活干了,你很难有竞争力。”泥泞跑全程障碍重重,今年的泥泞跑北京站,全程8公里,设置了泥巴、冰水、崖壁、电击等27道关卡。在黄斯沉看来,如果模式太轻,比如只是平地跑,你能做他也能做,那凭什么留住参赛者呢?

其实黄斯沉可以选择不干这份累活,因为他是中坤集团董事长黄怒波的儿子。2010年,54岁的黄怒波以59亿元个人财富名列福布斯中国富豪榜第161位。

当年,黄斯沉留美回国,第一份工作是在中坤集团担任董事长助理。他想了解企业,而父亲有意培养他接班。

“我在父亲身边干了两年多后觉得,自己内心还是想去一个更加市场化的环境。”黄斯沉说。他离开中坤集团,先去了中银国际投行部。

2015年3月,史克浪体育成立之初即获得洪泰基金、娱乐工场800万元天使轮融资。2016年9月,它又完成2400万元A轮融资,左驭领投。目前融资已进行到A+轮,该轮数额达1000万人民币,投资方是信中利和熠帆资本。富二代创业不差钱,为何还要给自己找股东?

“我创业就要得到市场认可,投资人是很好的背书,他们给我资源的同时也给我压力,让我跑得更快。”黄斯沉说。

他的左臂上文了一只奔跑的豹子。

2000年,13岁的黄斯沉独自从北京出发,坐上飞往英国的航班。

和很多企业家二代一样,黄斯沉上初中就被父亲送到国外。出国前,他只在小学学校里上过英语课。他是班上的体育委员,校排球队队长,还打了8年网球。

黄斯沉8岁那年,黄怒波创办了中坤集团。黄斯沉回忆,父亲创业头几年经营上遇到些问题,每天回家都很疲惫,但还要坚持自己的兴趣写诗。第二天早上6点多,父亲又按时起床送他上学,风雨无阻。

业余时间,黄怒波还陪儿子训练。父子俩请了同一名网球教练,一起上网球课。“我的体育爱好那时就被开发出来。”黄斯沉说。他还像父亲一样喜欢读诗写诗,投资了早期创业项目“为你读诗”,并出任该公司副董事长。

初到英国时,黄斯沉有很多日常交流的英文单词还不会说,他只好向英国同学请教。洗衣房里,他一手挎着洗衣篮,一手指着洗衣机问同学该如何表达。那段日子称得上煎熬,黄斯沉说,不过他理解父亲的安排。

六年后,黄斯沉抱着去世界更多地方看看的想法申请了美国的大学。2010年他学成回国时,已获得美国南加州大学会计学和金融学双学位。2008年起,他还陆续投资了一些在美国的商业项目,虽属小打小闹,也积累了些看项目的心得。

“父亲和我谈过接班的事,我拒绝了。”黄斯沉说。

创办史克浪体育前,有一次黄斯沉和父亲共进晚餐。喝了点酒,黄怒波开始劝说儿子:“从0开始做企业太残酷。”黄斯沉回答:“不尝试我会后悔,试过了我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史克浪体育在北京朝外SOHO一栋普通的写字楼里办公,黄斯沉没有独立办公室,他和其他40多位同事一起坐在长桌旁,同事们都叫他斯沉。对外,他很少提及自己是黄怒波的儿子。

今年4月份,史克浪体育创始人兼董事长黄斯沉受邀参加中国绿公司年会,并在“创变者”专场做主题演讲。他分享了如何做小众体育赛事,演讲完毕,对谈嘉宾信中利资本集团董事长汪潮涌上台,刚开口就点名了黄斯沉另一个身份。“斯沉是一个典型的创二代,他的父亲是我的好朋友。”汪潮涌说。

黄斯沉赶紧把话题拽回自主创业上。按他的逻辑,自己参加活动是为公司及产品服务的。他希望是因为史克浪体育的产品粉丝喜欢,从而知道他这位创始人;而不是因为他是黄怒波的儿子,外界期待他成为什么样。

左驭执行董事韩泽对黄斯沉的印象是:绅士、彬彬有礼、有很好的创业者素质。2016年年初,韩泽在一场路演上第一次见到黄斯沉。他回忆,斯沉说话逻辑非常清楚,听完他演讲就觉得“他做的赛事就是我们想要的东西”。

之后韩泽去找黄斯沉,每次聊完事情到了饭点,黄就在他公司附近随便找家餐馆。两三个人吃饭,一盘西红柿炒鸡蛋,一碗烧茄子,再加每人一碗白米饭,基本就是这样的配置。

黄斯沉有很多朋友创业做体育,他看到好项目,也会向左驭推荐。他不时在朋友圈转发其他体育创业公司完成融资的消息。“这些公司的创始人我都熟,虽然同行竞争是难免的,我的心态还是很开放。体育行业很大,不是由一家公司就能推动和发展的。”他说。

“太虐了!”

2010年,黄斯沉在美国南加州大学的最后一学期,他和同学组队报名参加了Tough Mudder(最强泥人国际障碍挑战赛)。16公里,爬泥地,下冰水,攀绳索,钻管道……他被虐了二十几次,才全部通关。

类似的障碍赛近年来在美国成为体育爱好者新宠。据统计,2014年,这类赛事在美国的参赛费用总收入约为3.62亿美元,2009年,该项收入还只有1520万美元。

2014年障碍赛在国内还未兴起,但“人人运动、全民健身”的趋势已出现苗头。黄斯沉创业,一开始就瞄准体育行业。

从体育的整条产业链看,它可分为赛事IP研发、落地、门票销售、传播等环节。国际知名赛事IP直接拿来落地是门好生意吗?黄斯沉曾去询价,对方开口就要500万元版权费,每次落地再单独收费。他想,这意味着必须赚到这么多钱才能回本,但协议到期后IP还是人家的,有这么多钱为什么不自己开发呢?

而做赛事传播毫无疑问追求头部流量。彼时,中超、NBA等几个最大的赛事IP国内传播权已被腾讯、新浪等大公司拿下,它们已不是适合创业者玩的游戏。经过调研,黄斯沉认为应当从赛事IP本身出发,自己研发赛事。

“赛事IP是体育的源头,掌握了IP本身,后面的环节才更加可控。”黄斯沉说。他决定从国内已经有一定人群基础的跑步赛事入手。

国内以盈利为目的的跑步赛事中,马拉松以难度著称,而彩虹跑因其趣味性在跑步人群中广泛传播。有没有可能将二者的特性融合呢?在黄斯沉看来,赛事只有同时具备难度和趣味性,用户才有很高的忠诚度。他会为了参加一场比赛而制定专门的训练计划,将来衍生品开发也很有想象空间。参赛者玩嗨了,他会自拍发朋友圈,下次比赛他还要来。

黄斯沉想起自己在美国体验过的Tough Mudder,类似的障碍赛在国内还是空白,他可以以此为参照打造一款面向国内都市白领的跑步赛事。泥泞跑推出后,它的关卡设计是基于国内人群平均身高,关卡难度比Tough Mudder有所降低。“一定要了解用户的实际心理和体力极限,对他来说有挑战,但不至于产生心理恐惧。”黄斯沉说。

2010年黄斯沉回国时,原本计划先在国内工作几年,再重返美国读MBA。筹备创业时,他同时申请了MBA,“因为不知哪个事情先成”。2015年下半年,黄斯沉被美国沃顿商学院MBA录取,此时泥泞跑处于产品内部研发期。

他把史克浪体育日常事务交由两位联合创始人打理,自己则在美国远程办公。黄斯沉白天上课,晚上对接国内公司的事,每天只睡三四个小时。他坚持锻炼,这样“睡眠质量会高一些”。

在美国待了半年多,黄斯沉内心装的全是公司的事,完全无心享受校园生活。2016年,他办了休学后回国。

黄斯沉“求”过不少人。

泥泞跑研发小半年后,准备在北京公测。测试赛前,黄斯沉和他的创业伙伴四处找场地,他们不断向人解释泥泞跑是什么。“最初就是各种碰运气求人。”黄斯沉回忆,“花了很长时间说服对方这个投入是值得的,最后还不知道合作能不能达成。”

泥泞跑对场地要求苛刻,设置关卡免不了对原场地进行改造,有的地方一经改造就难以恢复了。开赛前好几天,关卡装置就要进驻安装。有的场地方最先有合作意向,听到这两点后立马转变态度。有的场地方担心,如果泥泞跑发生安全事故,造成影响得不偿失。

黄斯沉和同事反复讲述他们如何确保赛事安全性,比如赛事用的泥土是专门采购的,经过多道工序筛选才可以上场。赛前,工作人员还会对泥土进行清洗、消毒。他们还向对方分析泥泞跑的市场潜力,这对场地是很好的宣传。“可能是这点打动了对方。”黄斯沉说。

泥泞跑测试赛最终敲定于2015年10月在北京周口店金祖山风景区举行。场地解决了,上哪里找人呢?有同事提议在大众媒体多投放几家广告,黄斯沉没有采纳。以他对小众体育赛事的认知,“不要浪费钱在泛媒体营销上”。

他的策略是,主动找健身房达人、户外爱好者,邀请他们来体验,他们如果觉得产品好就会帮忙二次传播,吸引更多小伙伴参加。

泥泞跑确实有强社交属性。它鼓励团队参赛,比如有个常设关卡叫“勇攀珠峰”,需要冲刺5米高的斜坡,没有经过专业训练很难过关。身体素质好的队员先攀上珠峰,在其他队友冲刺时拉他一把,泥泞跑赛道上不时上演“肌肉男牵手美少女”的故事。在参赛费用上,团队报名还有折扣优惠。

宋文博是一名80后教师,酷爱跑步。他最先是被之前跑步认识的朋友拉上泥地的。“酷,刺激,嗨得不行!”宋文博如此形容他参加完2015年泥泞跑测试赛的感受。那次比赛,他认识了好几位互助“通关”的队友,赛后他们建了一个微信群。该微信群后来发展成“甲壳虫跑团”,泥泞跑、城市微马……在北京举行的各种跑步赛事上都有他们的身影。

做泥泞跑的同时,黄斯沉投资创立了Fit Joy健身房。他的精力主要在前者,Fit Joy由独立团队运营。与传统健身房不同,Fit Joy每家场馆都有主题,目前开在北京的几家有越野、搏击、瑜伽等主题。它们平时按各自计划运营,泥泞跑开赛前则在馆内开设训练营,参赛者可付费参加。

除了Fit Joy,史克浪体育还与北京、上海等城市的好几十家健身房都有训练营合作。史克浪体育自己研发了训练课件,如果健身房有合适的课程,也可以打上训练营标签。

“我们为健身房提供了部分内容运营,有的用户训练几个月可能就为了跑一场比赛,他把参加泥泞跑看成是检验健身效果,还有的用户从泥泞跑赛场回去后更有健身的动力了;而健身房是泥泞跑流量入口之一,它通过自己的渠道帮我们推广,很多小伙伴还拉上一起健身的朋友组队参赛。”黄斯沉说。

今年的泥泞跑,史克浪体育打出了“我敢”二字。

“我们不是简单做一场比赛,而是为用户创造难忘的人生体验,每个人都能在赛场上定义自己。”黄斯沉说。

创业之于黄斯沉也是重新定义和发现自己的过程,他认为自己与普通创业者无异。“我的生活就是工作,好在做体育对我来说一边玩一边把活干了。”

黄斯沉所说的边玩边干活,是指体验泥泞跑关卡和开发新的赛事IP。

2016年泥泞跑上海站,赛前体验中黄斯沉发现有一道关卡存在安全隐患。赛事逼近,关卡来不及调整,他索性去除装置,这道关卡最后改成了泥地里一道坑。今年史克浪体育对泥泞跑设备升级,从全世界找最好的供应商。

在史克浪体育,即便是后台人员也体验过泥泞跑。黄斯沉要求,自己公司的产品每位员工都必须使用。非赛事执行人员看似离泥泞跑很远,却可能发现更多问题,代表不同参赛者的需求。平时,这些员工也会有意无意向外界传播公司的理念,“如果连产品都没有体验过,他是找不到感觉的。”

今年3月,史克浪体育推出新的赛事IP“勇士勋章”。它脱胎于战争游戏War Game,是浸入式体验真人射击的赛事。据统计,国内至少有3.2亿军事迷。“我们开发新项目的思路与做泥泞跑类似,好玩,有挑战,还要有垂直领域的人群愿意付费消费。”黄斯沉说。

【59亿】大家知道看到了59亿影帝吴京,大家看到了他缝的100针了嘛?

黄斯沉热爱体育,从小就是半运动员,不过现在他忙着创业,玩与工作无关的体育项目的时间并不多

黄斯沉从小就是半运动员,出国后,他还学过击剑、打拳击。他觉得玩这些很酷,不过现在忙着创业,玩与工作无关的体育项目显得奢侈。黄斯沉记得,2016年泥泞跑在北京以外的城市落地时,他和一名联合创始人两天之内跑了五座城市,早上在深圳,下午去广州,晚上再飞重庆,第二天一早看完场地后,再去成都与合作伙伴聊聊,晚上飞回北京。分秒必争是他工作的常态。

目前史克浪体育主要收入来源为赛事参赛费、赞助费。泥泞跑具有一定知名度后,有的风景区、滑雪场为吸引人流主动找到史克浪体育,他们愿意免费提供场地。在黄斯沉的商业计划中,他也会逐步开放自身的赛事运营体系,与其他公司联合出品赛事。

2011年,黄斯沉跟着父亲去北极徒步。北极是黄怒波“7+2”(登顶世界七大洲最高峰,到达南北极极点)计划的最后一站。白色的冰山绵延,父子俩在零下30多度的冰面上接连走了7天,每天行走8小时,周围环境单调到让人感到枯燥。每晚入睡前,黄斯沉都抱着明天就走不下去的心态躺下,第二天却又早早地起来。

“我喜欢有挑战的体育运动,它把一个人逼到极限时,也激发他产生坚韧不拔的精神,这时再回过头来做商业,他已经不一样了。”黄斯沉说。

是这个吗?


腾讯音乐第二季创收59亿,为什么还有很多人觉得它不如网易云音乐?
其实我挺喜欢腾讯音乐的,因为它的版权特别多,所以很多的歌都能在它上面听到。
59亿美元是多少人民币?

590000万和59亿谁大?
原创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美寻股票网立场。系作者授权美寻股票网发表,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