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王忠民:当投资不再赚钱之后 该怎么办?

发布时间:2019-12-08 09:54:18 编辑:editor 来源:股票新闻

(原标题:对话王忠民:当投资不再赚钱之后,该怎么办?)

“未来一级市场的风险投资,一定是投资数字化逻辑的东西,规避工业化的逻辑,甚至要规避互联网化时代的一些逻辑。”王忠民做出这个判断的前提是,他看到了数字化的增长比例和前端市场的拓展,深度改造、提升、优化原有周期性产业、周期性服务业的巨大潜力。

特别是在经济仍处于下行周期的当前,王忠民指出,对于中国而言仍存在“并不坏”的预期。他给出的第一个理由是数字化时代新场景在中国的快速发展,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供给侧结构的改革。

而金融为中国实体经济服务的深度和广度,仍有很大待开发空间,如果进一步发展中国的金融服务业,会延缓甚至改变困难时期的金融结构,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将会增强。这两点将成为中国经济强有力的支撑点。此外,中国市场的分层也会延缓产业的衰减速度。

作为国家重要战略储备——全国社会保障基金(下称“社保基金”)发展重要的操盘手之一,2004-2017年间,王忠民担任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副理事长,现任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母基金专业委员会主席。

2015年,仍在社保基金工作的王忠民在A轮时投资了蚂蚁金服78亿人民币,这部分股权如今估值超过500亿人民币,翻了6倍多。王忠民曾在公开演讲中表示,之所以投资蚂蚁金服,是看中了其前端数据的延展性。

12月29日,在经济观察报社发起并主办的《新时代 可持续 创未来》2018-2019年度卓越金融企业盛典会后,王忠民接受记者专访还指出,社保基金储备资金的目标是“通过市场中的渠道投向市场中未来能够赚钱的工具和对象。”

而数字化是王忠民投资的第一偏好,开源则是数字化时代的最核心逻辑。

与互联网时代闭源的特性不同,数字化时代数据的所有权并不重要,平台可以免费使用。当你有了一个高质量的开源云平台,应该将其免费的提供给所有人进行使用权的开发,平台上开发的人越多,应用越广泛,你才能获得收益。

当竞争对手或新的入局者选择以开源的形式进入市场,即使企业不愿主动进行数字化转型,数字化时代的步伐仍难以阻挡。由于开源应用具有零成本、易进入的特点,势必较闭源企业能更快占领市场。而数字化的变革一定是先发生在C端,随后可能由C端倒逼B端变革。

|访谈|

变化与冲突

经济观察报:如何理解当前的大环境?

王忠民:全球范围内的需求端和供给端都在发生巨大变化。需求结构正在发生巨变,中国和全球的需求都在下降,这是经济上行中的一个最大隐患。

从供给端来看,大部分产业都属于周期性产业,甚至包括一些过去相对比较新的产业,比如互联网,大家也都在说互联网的红利期已经过去。如果工业化、信息化、互联网、移动互联网相关产业回落,意味着供给侧的结构也在经历大规模的变化。

需求和供给的变化,带来了两个矛盾。

一个矛盾是,贸易结构开始出现矛盾。贸易上的矛盾不只存在于中美之间,很多国家间都出现了矛盾。英国之所以脱欧,是因为原来和其它欧盟国家的矛盾积累得多了,干脆脱离出来重新开始。全球范围内贸易争端的增多,是当需求和供给结构发生变化后,市场行为的一个集中体现。

另一个矛盾是,金融当中的冲突和矛盾在增多。钱投资到哪里,固定收益的钱是否要提高利率,风险价格要不要上涨?但与此同时,大家支付利息的能力在下降。

金融端口的矛盾要比贸易端口的矛盾大得多。如果投资时的估值给高了,在下行期要不要退出,要不要强制实施一些条款?挣钱的时候好办,亏钱的时候怎么办?这里面的矛盾冲突大得很。

供给和需求的变化带来了贸易冲突和金融冲突,是目前全球和中国都面临的两大问题。

过去四十年改革开放带来快速增长,使得基础设置、制造业、一般消费品、工业消费品、甚至耐用消费品都达到最高的规模效应,这是基于中国的内需,也基于外需。如果需求降低,供给就会过剩。

在这样一个供给需求变化过程中,贸易冲突和金融冲突当中,我们首当其害。因为,如果你在全球贸易中占的比重最大,发生贸易冲突时,你一定最大受害者。如果你参与到全球的金融市场当中,当发生金融冲突、金融矛盾时,你也受害最大。

从这个意义上说,我们是因为快速增长到峰值往下走,虽然GDP增速还在6%-6.5%之间,但我们遇到的摩擦、冲突、矛盾一定是最多的。

这些摩擦、矛盾,即使不反映在人们的收入水平、财政收入和GDP当中,也会反映为生意比过去难做了。创业、做生意、退出、买卖、投资的都比过去更难,人们的感觉就是冬天来了。

但对中国而言,并不都是坏的预期,也有一些积极的力量。

第一,数字化时代的到来。全球拓展数字化的三大场景:电商、搜索、社交,中国不仅用这三大场景的数字化逻辑改造了中国的市场,还把自己电商的逻辑推广到全球。

电商、微信、移动支付等新场景,今天在中国成为新产业、新供给、新形势、新业态,普及进步的速度比全球其它地方要快。饿了么、瑞幸咖啡等新企业的成长速度也很快。如果新的场景所占比重越来越高是好的,因为在这个过程中改变了供给侧结构,这是我们的一大长处。

第二,过去中国金融的深度不如其它早期发达国家深。比如,杠杆率和证券化率。

仅就中国自身而言,杠杆率短期增速比较高,但如果与美国公司和美国人的杠杆率做比较,尤其是杠杆率,我们的杠杆率还不够。今天外国资产的证券化已普遍实现,而我们现在还有大量的企业在上市的路上。如果进一步发展中国的金融服务业,为实体经济、资产经济、居民杠杠、社会经济提供更好的服务,会延缓甚至会有效改变困难时期的金融结构和金融工具。

金融当中更重要的是,能否通过远期合约、套期保值、风险交易、对冲、收益互换等降低金融风险。金融的风险越低,其为实体经济服务的深度和广度就会越好,实体经济就能有效的融资,有效地去杠杆和发展。

中国金融在这方面还有发展的空间和力量,不仅是金融GDP、金融服务的增长,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力度也会增强。这两个是中国经济强有力的支撑点。

此外,中国的市场的分层也对宏观经济有正面影响。比如汽车,在一线城市已经过度消费,但在五线城市,人们对于汽车消费还有需求。比如智能手机,在城市人口中已经普及,甚至一个人可能有几部智能手机。但在农村人口中,智能手机仍有需求。

要注意中国市场人口的比重,城市的分层、消费的分层,分层会延缓一个产业的衰减速度,这会拉长一个产业的周期。

经济观察报:随着去杠杆政策的推进,明年爆雷现象是否仍会持续?

王忠民:企业有自己的杠杆的金融逻辑,居民也有自己的杠杆的金融制度。我们需要从金融管理、金融制度、金融监管的角度,提供一个整体的模型。但是,我们力防的是,不要去给别人的杠杆做主,去妨害和搅乱别人的杠杆。搅乱别人的杠杆,本身就是金融风险。

经济观察报:这种比较困难的状态会持续多久?

王忠民:从目前GDP、就业率、财政收入等宏观指标来看,我估计向下的趋势至少还应该有一年左右的时间,看看能不能触底(反弹),现在还没有到底。

数字化时代的投资逻辑

经济观察报:未来哪些行业可能会有更多机会?

王忠民:用过去的行业分类解释不了,我更喜欢用数字化、数字化升级改造和数字化发展来理解。

现在所有的制造业都面临问题,甚至汽车制造、手机制造这些原本属于中高端制造的行业,边际成长率也都在下滑。但如果用数字化逻辑,全部升级改造原来的制造业,情况会变得很不一样。

工业的数字化改造,使得自动化程度、效率得到提升,原有的成本大幅降低。从过去的经验中可以看到,一个产品覆盖人群数量的增长,主要是因为成本越来越低,更多的人能够消费得起。手机和个人电脑的普及,都得益于价格的迅速降低。

从金融的角度,今天上市公司的数量,金融服务占服务业的比重很大,如果今天用数字化的逻辑改造金融行业,可以降低金融的运行成本,降低金融风险,提高金融的市场覆盖和市场普惠服务,就会带来行业成长。

所以,数字化本身的增长比例和前端场景的拓展,对原有周期性产业深度改造、提升和优化的力量十分巨大。

未来一级市场的风险投资,一定是投资数字化逻辑的东西,规避工业化的逻辑,甚至要规避互联网时代的一些逻辑,才能投在未来成长、爆发、好收益的地方。

经济观察报:数字化时代和互联网时代的差别是什么?

王忠民:数字化时代与互联网时代,不仅不是一个时代,而且有很大差别。互联网时代所有的技术、专利,原始的创新都是闭源的,而数字化时代的逻辑是开源。

数字化时代,如果我有优质的云平台服务的基础设施,可以给到社会中的每一个人免费使用,我才能得到数据,才能得到边际的开发应用,开发的越多,应用的越多,我得到的回报越多。

数字化时代,如果你想自己好,一定要让进入你这个生态系统当中的其他人更好。

以微软为例,互联网时代微软的Windows和Office是闭源的,任何人想要使用必须付费。这些业务的扩张速度,与现在开源操作系统的扩张速度相比,一定更慢。所以微软失败了一次,后来微软转型,甚至把toB的操作系统全部改为开源,现在又是一家万亿美元市值的公司。

经济观察报:现在大家都讲募资困难,什么原因导致了资本寒冬?

王忠民:原来募资的逻辑发生了变化,所以募不到新的钱。

募资的逻辑是,过去银行的理财系统吸纳了大量的社会居民存款,这些存款放出来时,给一级市场的私募基金放了很多款。所以过去他们感觉钱很多很便宜,成立了很多风投基金。

但资管新规出台后,这些募资渠道消失了,募不到钱了。这是一次金融管理制度调整给一级市场募资带来的重大影响。

我们过去的结构也有一些问题。比如,社保基金个人账户里的钱,是一个人从参加工作以来积累的,对于一个二十几岁的人,要选择投资未来30年、40年,你一定会选择高风险、长周期的方向。但今天没有让你选择,当我们拿到社保统筹账户统一使用的时候,社会投资的长期资本就会减少。

社保基金就是一句话:现在储备的这些钱,从不同渠道进来,要通过市场当中的渠道,投向市场中未来能够赚钱的工具和对象,就是完成这样一件事情。

经济观察报:您对于未来可能赚钱的行业有什么偏好?

王忠民:数字化是我的第一偏好。我投资蚂蚁金服,不到5年翻了6倍,就证明了这个投资逻辑的有效性。而且我投资的好多基金,在中国第一波数字化公司的投资中他们都参与其中,都分享了高额的回报。

经济观察报:互联网时代红利消失会有哪些影响?

王忠民:要避免投资那些属于互联网行业、但没有向数字化成功过渡的公司。事实上,互联网公司中,有一部分在转向数字化过程中成长得比较好,也有一部分正在慢慢死去。比如,腾讯初期是一家互联网公司,绝对不是一家数字化公司。后来在微信端口,腾讯转型成了一家数字化公司。

数字化的逻辑是,拥有数据不重要,数据是开源的,要让边缘开发的应用者普遍开发,数据才有价值。数字化时代,你可以不做,但别人会做。别人做了你不跟进,就会慢慢败下阵去。

经济观察报:普遍来讲,监管会落后于技术的发展,监管怎样配合新技术在金融领域的应用?

王忠民:从网贷角度看,任何一个金融的应用,即使不在线上,没有应用数字化逻辑,也可能存在风险,比如早期的银行也是人骗人。

问题在于制度构建不足。过去针对信贷,我们确立了整套的资本管理办法。出现了问题,是这当中早期制度,内嵌化的管理还不到位。任何新技术的应用都是双刃剑,互联网可以提高信息交换的效率,也迅速产生信息不对称,问题是怎样运用新技术和使用制度的管理方法。

数字货币是另一个问题。如果世界已经进入到数字化时代,数字货币迟早会产生,一旦产生,就会在数字世界中兴起巨大、快速的市场占有和发展。

现在的数字货币是中美两国在争夺领先地位,处在数字货币的国家竞争、市场竞争、货币端口竞争的阶段。不是有和无的问题,而是谁更快更好的问题。

区块链虽然有很多应用,但我们现在比较看重的还是它在数字货币方面的应用。今天的生产系统、消费系统、交易系统都是全球化的,要看谁能最先把这些放到数字化中,而数字化的价值的底层是数字货币。

原创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美寻股票网立场。系作者授权美寻股票网发表,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评论 Comments